上海原油期貨為油企經營“保駕護航”

發布時間:2020-03-25    來源:中國能源網    瀏覽量:0

原油作為大宗商品的龍頭品種,既有自身的商品屬性,又有非常強的金融屬性,國際政治經濟形勢、地緣局勢變化等均會引起原油價格的劇烈波動。歷史上,原油價格最低跌到不足10美元/桶,而最高達漲到147美元/桶,振幅巨大。尤其是在過去20年,由于全球政治、經濟局勢不穩,地緣沖突頻發,產油國原油產量持續不穩,而北美頁巖油革命也改變了全球原油市場供給格局,產油國不得不頻繁改變供給策略以應對油市供應的變化以及穩定油價,但即便如此,在歷次重大宏觀及政治事件面前,原油仍然是波動最大的品種。

今年2月以來,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圍內持續發酵,全球股市、債市以及以原油為代表的大宗商品價格持續下跌,在此背景下,被市場寄予厚望的減產聯盟會議意外“談崩”,“減產”會議最終變成了“增產”會議,沙特、俄羅斯等產油國紛紛表示將大幅增產,同時沙特率先下調銷往歐洲、亞洲以及美國等地的原油官方銷售價格,以此來挑起“價格戰”,而同為OPEC成員,伊拉克、伊朗等國也跟隨下調部分地區原油官方價格以搶占市場份額,這也成為3月以來油價跌勢加劇的導火索。在疫情帶來的市場避險情緒升溫、原油需求下滑以及供應預期將大幅增長的背景下,原油價格自年初以來幾乎“腰斬”,歐美原油價格不斷逼近2016年2月的歷史低點,而國內原油期貨價格更是連續刷新上市以來的最低點。

面對如此復雜多變的國際油市以及劇烈波動的原油價格,油企的經營愈發艱難,面臨的不確定性大增。在原油價格大跌時上游的開采企業面臨原油價格跌破成本線帶來的經營虧損,在原油價格大漲時中游的煉廠、下游化工企業面臨原材料成本增加的風險,而作為油品的直接需求方,航空公司、物流企業等同樣面臨運營成本的增加。因此,對于相關的油企來說,時時刻刻都面臨著油價波動給企業帶來的經營風險,他們有著十分強烈的避險及保值需求。

上海原油期貨的上市給油企提供了避險工具

在2018年之前,國際原油市場僅有在NYMEX上市的WTI原油期貨以及在IPE上市的Brent原油期貨運行較為成熟,并分別扮演著北美以及歐洲地區的原油現貨貿易定價基準的角色,而亞洲地區如迪拜交易所、新加坡交易所以及印度交易所等也都上市過原油期貨,但交易并不活躍且未能成為亞洲地區的定價基準,也就是說亞洲地區的原油現貨貿易定價基準以及原油期貨避險工具一直是缺失的。而對于國內的油企來說,例如三桶油這種央企有實力在歐美原油市場進行相關的保值交易,但對于大多數國內煉廠、中小型油品貿易企業以及化工企業就很難找到保值避險的渠道。

2018年3月26日,在經歷了多年的研究以及突破重重阻礙后,上海原油期貨正式上市交易,它是國內第一個允許境外交易者參與的國內期貨品種,交易油種為中質含硫原油,是國內原油進口的主要油種,有著廣闊的現貨基礎,同時采用保稅交割的方式,規避了企業進口資質的限制以及方便境外參與者參與到上海原油期貨交割中。

上海原油期貨上市后,整體運行平穩,成交量及持倉量不斷放大,截至今年3月中旬,持倉量最高時突破了10萬手,日內最高成交量突破70萬手,日均成交量維持在26萬手左右,從歷史走勢來看,上海原油期貨價格與國內相關能化品種以及境外原油期貨均形成較好的聯動。

在2020年年初,交易所又推出了原油期貨TAS指令仿真交易,TAS指令可以在規定的交易時段內以結算價或結算價附近的價格進行交易,對于實體企業來說,在進行現貨貿易點價時,大多采用期貨合約結算價作為定價基準,而在進行期貨風險對沖時,若沒有這個工具,一般要通過盤中多次下單來模擬當日結算價,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交易風險,而TAS指令給企業提供了一種便捷高效的風險管理工具,在正式推出后將會促進市場功能的發揮。

上海原油期貨的上市不僅豐富了國內市場的期貨品種,也為國內以及境外相關企業提供了保值避險工具,尤其是對于國內的一些中小型油企來說,以前只能被動接受原油價格變動給企業帶來的經營風險,而現在可以利用國內上市的原油期貨進行相應的風險管理,滿足了企業套期保值的需求。此外,上海原油期貨的上市也令原油產業鏈品種套利以及跨市場套利成為可能,上海原油期貨上市后與此前上市的瀝青期貨、燃料油期貨等品種以及境外原油期貨均形成較好的聯動,給相關企業提供了盤面利潤套利以及跨市場套利的機會。

除此之外,目前已經有企業間的現貨原油貿易以上海原油期貨作為定價參考基準,這也是中國爭奪亞洲地區原油定價話語權邁出的重要的一步。

可以說,上海原油期貨的上市不僅補充了亞洲地區的原油避險工具,滿足了企業保值以及產業鏈品種套利、跨市場套利的需求,更重要的是,隨著運行的逐步穩定與成熟,它也會逐漸成為亞洲地區原油定價基準,為更多現貨貿易提供定價參考。

上海原油期貨助力企業平穩應對油市波動

原油產業鏈相對較長,產業鏈各環節企業眾多,尤其是中小型企業抗風險能力較弱,若無相應的風險管理,很難在市場上長期存活。

2019年四季度,由于中美貿易形勢向好、產油國持續深化減產以及中東局勢不穩,原油價格持續上行,國內原油期貨價格在3個月時間里上漲了100元/桶,而原油價格的持續上漲給相關油品進口企業點價帶來了較大的風險。

華南地區一家輕質循環油企業長期從境外進口輕質循環油,定價參考新加坡普氏柴油價格,2019年四季度原油價格的上漲也帶動新加坡普氏柴油價格跟隨大漲,這家輕質循環油進口貿易商面臨著點價不斷提高的風險,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進口成本,在詳細了解了上海原油期貨相關知識以及套期保值操作的相關內容后,這家企業決定利用上海原油期貨進行套期保值。

新加坡普氏柴油價格與上海原油期貨價格走勢相關性非常強,達到0.9左右,因此利用上海原油期貨進行替代套保完全可行。企業通過對原油期貨行情的研究和分析,在相對較低的價格入場進行買入套期保值,待現貨市場進行點價后,相應的在期貨市場進行平倉。通過這樣的操作,這家輕質循環油企業鎖定了進口成本,同時通過向下游市場銷售賺取了經營利潤。

對于中小型企業來說,在油價劇烈波動的同時,若沒有進行相應的風險管理操作,企業面臨的風險敞口是非常巨大的。近幾年不乏有山東地區的一些大型煉廠出現資金鏈斷裂且破產的情況出現,在國內成品油市場持續低迷的背景下,地煉的經營利潤被大幅擠壓,若能利用原油期貨進行相應的風險管理,會在很大程度上緩解企業的經營壓力,提高企業的抗風險能力以及競爭優勢。

隨著上海原油期貨運行的不斷成熟以及套期保值功能的有效發揮,越來越多的油企參與到國內原油期貨交易中,通過保值操作來規避油價波動風險,同時大部分企業也嘗到了“甜頭”,無論現貨市場怎樣波動,期貨工具均能對沖掉這種風險,尤其是像今年以來這種“極端”行情,原油需求弱且油價基本跌破了國內的原油生產成本線,疫情之下需求的恢復尚無時日,這時候企業在現貨市場是“無計可施”的,而通過原油期貨工具進行風險對沖就能彌補現貨經營的虧損,保證企業的穩定經營。可以說,上海原油期貨不僅給油企提供了保值避險工具,若企業能很好地運用這個工具,它將是企業經營的“穩定劑”“護身符”。


新聞搜索

本網站是服務于中國中小企業的政府公益性網站,因部分信息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來郵、來電告知,本站將立即改正。

指導單位: 河南省工業和信息化廳

承辦單位: 河南中小在線信息服務有限公司 豫ICP備17042489號

聯系方式:0371-65749597 電子郵箱:65749597@163.com

豫公網安備 41010702002434號

壹色屋_免费精品成人视频在线观看网站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